腦科資訊
  • 【返回】
  • 六、「貝爾氏麻痺」有什麼治療方法?
  • 「貝爾氏麻痺」是否需要治療,極具爭議,原因有二:一是此症的康復機會極大,二是病情輕微的患者就算沒有接受治療,也能自行痊癒。
     
    2007及2008年分別有兩份大型臨床研究欲解答在病發72小時內使用類固醇、抗病毒藥及不用藥令患者完全復元的情況。兩項研究的設計大同小異,均為隨機雙盲研究(以抽籤隨機分配患者參與不同的治療方案,患者及研究人員雙方均無從得知病人被編入哪一個方案,確保過程客觀),均把參加的患者分為四組:
    一組處方雙重安慰劑(沒有藥效的假丸)
    一組處方類固醇及安慰劑
    一組處方抗病毒藥及安慰劑
    一組處方類固醇及抗病毒藥
    兩項研究的患者,均在出現急性單側周邊型顏臉麻痺(貝爾氏麻痺)病徵的72小時內,開始接受治療,病發時麻痺程度介乎中度至嚴重。
     
    2007年發布的研究,由英國研究人員負責,最後分析了接近500名參加者的數據:
    接受雙重安慰劑的患者,在三個月及九個月的完全復元率(下同)分別為65%及85%
    接受類固醇加安慰劑的,為83%及94%
    接受抗病毒藥加安慰劑的,為71%及85%
    類固醇及抗病毒藥二合一治療,為80%及93%
    研究人員據此指出,就算在沒有用藥的情況下(指接受雙重安慰劑的患者),也有良好的完全復元機會。此研究確認,在患者病發後72小時內處方類固醇「潑尼松龍」(prednisolone),能提升患者的完全復元率。至於抗病毒藥「阿昔洛韋」(acyclovir),無論單獨處方或跟「潑尼松龍」一起施用,對患者而言沒有特別治療優勢。
     
    至於2008年發布的研究,由瑞典及芬蘭的研究人員負責,他們使用的類固醇仍為「潑尼松龍」,而抗病毒藥則用「伐昔洛韋」(valaciclovir)。他們最後分析了接近830名參加者的數據,接受類固醇加安慰劑的患者,在12個月時完全復元的比率有71%,遠高於接受抗病毒藥加安慰劑的患者的58%。而接受類固醇的患者,由病發到完全復元所需的時間,也較非以類固醇治療的短。研究人員指出,由於類固醇有消炎及消腫的作用,因此可知顏面神經發炎及腫脹,是「貝爾氏麻痺」的部分發病機理。
     
    美國兩個醫學專業團體的治療指引,均提及類固醇的使用。
     
    美國腦神經學專科學院(American Academy of Neurology)於2012年更新的治療指引說明,以類固醇治療剛病發的患者,很大可能有效,應予處方,以增加顏面神經功能復元的機會。該學院又指出,一般而言,皮質類固醇(corticosteroids)帶來的不良藥物反應輕微,亦不持久。
     
    另一個專業團體美國耳鼻喉學專科學院(American Academy of Otolaryngology–Head and Neck Surgery)於2013年出版的治療指引,亦建議為16歲或以上的患者處方口服皮質類固醇,條件是在病發72小時內。若處方給病發逾72小時的患者,療效未明。不過,對於糖尿病患者或孕婦則作別論,需要審慎衡量,何況「貝爾氏麻痺」可自行痊癒,尤其是病情輕微的。
     
    可供處方的皮質類固醇包括潑尼松(prednisone)及潑尼松龍(prednisolone),療程均為10天,作用為減輕神經線發炎及腫脹。
     
    此外,眼睛護理必須重視。由於患者眼睛不能合上,角膜沒有淚液滋潤,變得乾澀之餘,還可能造成角膜磨損或潰瘍,損害視力。醫生會處方潤眼液或潤眼膏給患者使用,患者亦應在睡前於眼瞼上貼上膠布,幫助眼睛閉合,可防止上述併發症出現。患者不宜淋浴及游泳,並應避免前往風大及沙塵滾滾的地方,以保護眼睛。
     
    參考文獻:
    1. Sullivan FM, Swan IR, Donnan PT, et al. Early treatment with prednisolone or acyclovir in Bell's palsy. N Engl J Med. 2007 Oct 18;357(16):1598-607.
    2. Engström M, Berg T, Stjernquist-Desatnik A, et al. Prednisolone and valaciclovir in Bell’s palsy: a randomised, double-blind, placebo-controlled, multicentre trial. Lancet Neurol. 2008 Nov;7(11):993-1000. doi: 10.1016/S1474-4422(08)70221-7. Epub 2008 Oct 10.
    3. Eviston TJ, Croxson GR, Kennedy PG, Hadlock T, Krishnan AV. Bell's palsy: aetiology, clinical features and multidisciplinary care. J Neurol Neurosurg Psychiatry. 2015 Dec;86(12):1356-61. doi: 10.1136/jnnp-2014-309563. Epub 2015 Apr 9.
    4. Patel DK, Levin KH. Bell palsy: Clinical examination and management. Cleveland Clinic Journal of Medicine. 2015 Jul;82(7):419-426. doi:10.3949/ccjm.82a.14101
    5. Liam Masterson.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of facial nerve palsy. BMJ 2015;351:h3725. doi: http://dx.doi.org/10.1136/bmj.h3725 (Published 16 September, 2015)
    6. 美國National Institut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and Stroke網站:http://www.ninds.nih.gov/disorders/bells/detail_bells.htm (Accessed 8 December, 2015)
    7. 美國Medscape 網站:http://emedicine.medscape.com/article/1146903 (Accessed 30 September, 2015)